首页 环境时评人与自然最新动态焦点追踪法律法规环境评价环保产业国内新闻国际新闻环境知识

气候变化

您的位置:中国环境观察网 > 气候变化 > 文章

亚太国家积极应对气候变化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次浏览 发布时间:2020-05-21

发表《悉尼宣言》设定中长期减排目标中国政府首提务实合作建议 



  9月8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第一阶段会议在澳大利亚悉尼召开,会议通过了《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关于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和清洁发展的宣言》。

  以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和清洁发展为首要议题的此次APEC会议,引起了国际舆论高度关注,而中国政府首次在国际会议中就应对气候变化提出具体、务实的合作建议,更是受到各方积极评价和支持。

  中国减排“森林方案”获广泛国际支持

  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气候变化问题是本次会议最突出的议题,作为发展中大国,中国的立场和主张受到高度关注。在会议上,胡锦涛主席提出坚持合作应对、坚持可持续发展、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主导地位、坚持科技创新4项主张,提议建立“亚太森林恢复与可持续管理网络”,介绍了中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采取的措施、取得的成就和确定的目标。

  杨洁篪指出,这是继今年6月出席八国集团同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会议后,胡锦涛主席再次在多边场合深入、系统阐述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也是中国政府首次在国际会议中就应对气候变化提出具体、务实的合作建议,受到各方积极评价和支持。

  杨洁篪说,会议通过的《悉尼宣言》重申各国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所做承诺,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纳入中国关于森林恢复与管理网络的倡议。国际媒体广泛报道胡锦涛主席的发言,称中方的倡议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具有实质意义的新思路。这表明,中国积极、平衡、合理的政策主张和建议为亚太各经济体接受和赞同,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真诚努力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日本《朝日新闻》发表评论指出,国际社会要求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呼声日益高涨,中国在自身具有优势的造林领域摆出积极姿态,目标是在就减排“义务化”进行的斗争中先发制人。评论认为,中国此次独自提出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方案是十分罕见的。

  评论还指出,在本月底即将展开的有关《后京都议定书》框架协议的讨论中,目前不负有减排义务的排放大国中国的态度将成为焦点,此次提出的“森林方案”很有可能影响未来谈判的走向。

  《悉尼宣言》凸显亚太国家积极行动

  澳大利亚总理约翰·霍华德在会议通过并发表了关于气候变化问题的《悉尼宣言》之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宣言是一个里程碑,因为这标志着世界最大的污染者第一次承诺要削减温室气体排放。他说:“因此,在人们朝着达成一个切合实际的、可行的国际协议的目标艰难前行的过程中,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悉尼宣言》指出,APEC各成员领导人认为,经济增长、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相互关联,是亚太地区面临的主要问题。我们致力于确保本地区的能源供应,同时积极应对环境挑战。我们重申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所做的承诺,未来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安排需要反映各成员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的不同,反映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以及行动能力的差异。宣言提出努力实现一个意向性的亚太地区长期能效目标,即到2030年将亚太地区能源强度在2005年的基础上至少降低25%;决定建立亚太森林恢复与可持续管理网络,加强森林领域能力建设和信息交流。APEC各成员领导人重申同国际社会一道,为可持续地解决全球气候变化问题而共同努力。

  APEC领导人希望到2030年,GDP每增长1%,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长被控制在0.75%。

  美国白宫环境质量委员会主席詹姆斯·康诺顿说,宣言确认了布什政府长期以来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态度——拒绝强制减排目标,赞同推动技术进步的自愿行动,承认温室气体从增长到削减的转变需要时间。

  支持者认为宣言在棘手的气候变化问题上创造了共识,并将给此后在华盛顿、纽约和巴厘举行的有关替代《京都议定书》的一系列会议带来动力。《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将于2012年到期。

  设定强制目标之争预示气候谈判艰难前景

  然而,一些批评者嘲笑设定“自愿目标”的想法,部分APEC发展中国家也认为《悉尼宣言》不过是对联合国寻求一个后京都协议的努力的转移。

  但霍华德坚持认为,《悉尼宣言》是这一进程的一部分。“指望通过这次会议,我们就会有一个强制减排目标的承诺是不现实的。这份宣言所表明的是对这样一个事实的承认:不同的经济体有不同需求和不同的能力,”他说。

  《悉尼宣言》被看作是一个APEC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一个妥协。APEC国家占世界经济总量的60%。宣言呼吁设定一个全球目标以防止“对气候系统的危险的人类干扰”,但它没有就2012年之后阻止二氧化碳排放增长设定时间表。

  环保主义者认为排放削减是必需的,而设定具体的减排目标是惟一解决之道。“《悉尼宣言》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对气候变化真正行动的‘悉尼分心’ (Syd-neydistraction)。”绿色和平能源问题专家凯瑟琳·菲茨帕特里克说,“APEC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未能取得富有意义的进展表明,能这么做的地方是12月在巴厘岛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随着针对《后京都议定书》谈判时间的日益迫近,发达国家同发展中国家之间对设定针对所有国家的强制减排目标的争议也日趋激烈。

  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认为,他们不能像发达国家那样做出同样的减排承诺,因为这将阻碍其经济发展及其消除普遍贫困的努力。

  而在9月10日~11日召开的八国集团环境部长会议上,联合国气候变化特使格罗·哈勒姆·布伦特兰呼吁发展中国家同意就温室气体减排设定强制性目标。

  她说,八国集团和欧盟削减碳排放的政治协议是无用的,除非像中国和印度等温室气体排放大国改变其立场。这位前挪威首相说,所有国家都需要对一个新的联合国温室气体减排协议做出承诺。

  德国环境部长西格玛·加布里埃尔指出,在巴厘岛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就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达成一致”。他说,APEC会议发布的《悉尼宣言》“并未走得足够远”。

  由马德里俱乐部(一个由一些国家前任领导人组成的组织)和联合国基金会共同提交给八国集团环境部长会议的一份报告指出,如果发达国家每年向发展中国家转让价值100亿美元的技术,发展中国家可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也需要提高能源效率。(本报记者 黄勇)

延伸阅读


胡锦涛提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四项主张



  据新华社电   亚太经合组织第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9月8日在澳大利亚悉尼召开,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当天举行的第一阶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胡锦涛在发言中就气候变化问题阐述了中国政府的主张,并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坚持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性问题,需要各国联手应对。在气候变化上,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开展合作才能互利共赢。发达国家应该正视自己的历史责任和当前人均排放高的现实,严格履行《京都议定书》确定的减排目标,并在2012年后继续率先减排。发展中国家应该根据自身情况采取相应措施,特别是要注重引进、消化、吸收先进清洁技术,为应对气候变化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国际社会应该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发达国家应该履行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转让和资金支持承诺,切实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能力。

  第二,坚持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从根本上说是发展问题,只有在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才能妥善解决。应该建立适应可持续发展要求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优化能源结构,推进产业升级,发展低碳经济,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从根本上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第三,坚持公约主导地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京都议定书》奠定了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法律基础,是最具权威性、普遍性、全面性的国际框架。应该维护公约及其议定书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核心机制和主渠道地位,将公约确定的原则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指导原则。

  第四,坚持科技创新。科技是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手段。应该加强研发和推广节能技术、环保技术、低碳能源技术,加强人员培训,充分发挥各方积极性,提高共同应对气候变化能力。

  胡锦涛提议建立“亚太森林恢复与可持续管理网络”,共同促进亚太地区森林恢复和增长,增加碳汇,减缓气候变化。胡锦涛表示欢迎亚太地区各成员积极参与这一活动。

  各成员领导人对胡锦涛提出的“亚太森林恢复与可持续管理网络”倡议普遍表示支持。

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观察网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环境观察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1200324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