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环境时评人与自然最新动态焦点追踪法律法规环境评价环保产业国内新闻国际新闻环境知识

绿色访谈

您的位置:中国环境观察网 > 绿色访谈 > 文章

电视连续剧《最美的青春》总编剧杨勇访谈录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次浏览 发布时间:2019-06-11

孙建军:看完电视剧《最美的青春》后,有种感悟,整部剧自始至终贯穿着一种“信念”,这种“信念”应该是一种信仰吧。

杨勇:唯有祖国和信仰不可辜负,这是我们当地一位高级资深编辑的评论,正契合我和郭靖宇老师要展示的主题。人类社会发展是必然,信仰也是必然的,精神的力量往往会胜过物质的力量。如若不然,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无疑会面临险境。

孙建军:据悉,你们为这部电视剧历经近两个月的采访,创作修改长达八年,有怎样的感悟?

杨勇:我作为承德人,挖掘宣传这一典型义不容辞,再苦再累也值得。我搞创作,都是工作之余。八年前,为了反映塞罕坝林场建设者感人事迹,我就开始着手创作这个题材,我采访了包括原林业部副部长刘坤、河北省林业厅长李兴源和第一代造林人120多人。2015年底,受承德市委的重托,我和靖宇老师进行再度创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和靖宇老师深入学习,从艺术的角度,再次感悟塞罕坝精神,这种精神就是一种信仰。

孙建军:信仰是抽象的,能否具体化。

杨勇:这个信仰,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热爱祖国、热爱人类、热爱大自然,是塞罕坝人发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众志成城、坚定必胜的信心和决心。

孙建军:电视剧里于正来、赵天山等人的信仰影响着一群年轻人。

杨勇:于正来、赵天山,乃至冯程的父亲,那一代人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他们历经了外敌入侵的民族存亡时刻,他们在血雨腥风中始终坚守信念,为了民族、为了家园,一定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建立一个新中国。他们为了国家与民族,抛头颅洒热血,这种精神时刻影响着一群热血青年;他们为了防风治沙、绿化祖国,战酷暑、斗严寒,不畏艰难、忘我奉献,这种精神时刻激励着当代青年。

孙建军:特别是男主人公冯程身上折射出强烈的信仰光芒。

杨勇:当冯程站在埋葬父亲的那棵在荒漠中傲然挺拔的树下时,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植树,让脚下的那片浩瀚的沙漠变成绿洲。为此,他一人在漫天风沙中坚守三年。恶劣的环境不是最大的敌人,最大的敌人应该是孤独与寂寞。

孙建军:最终,冯程靠着信仰在坚守。

杨勇:在那样艰难困苦的环境中,若没有坚如磐石的信仰是坚守不下来的。冯程同时还背负着特殊的年代一些人们的不信任,是最可怕的事情。当冯程的女友唐琦从香港给他来信,进而被武延生篡改,随后武延生大力宣扬冯程叛国通敌,这样的罪状在当时可谓罪加一等,但冯程没有逃离,他坚信自己的祖国不会抛弃自己,自己更不会离祖国而去。他的举动,是对祖国深沉的爱和眷恋。

孙建军:敬畏自然,其实也称得上是对大自然的一种信仰,这个信仰关乎天、地、人。

杨勇:从深层意义上讲,对自然的信仰, 就是一个大的信仰。

孙建军:古人对大自然的敬畏,就是对大自然的信仰。对大自然失去了一颗敬畏之心,就会受到环境的惩罚。

杨勇:冯程之所以以超常人的毅力坚守下来,是为了另一个生命的存活,生命与生命之间本应休戚相关,荣辱与共。冯程为了那棵树,竟然孤身一人冒着生命危险和砍树的人进行搏斗,其实他保护的是一个生命,也是坚守自己的信仰。

孙建军:冯程的人物塑造是极其成功的。

杨勇:毋庸讳言,在那个岁月的林业战线上有千千万万个冯程,他们朝气蓬勃、无惧无畏,他们的艰苦奋斗、甘于奉献、执着坚守,所有这一切都有一种信仰在支撑。

孙建军:当自己的作品转变成立体画面时有怎样的感受?

杨勇:当我坐在电视前,看到一个个电视画面展开时,仿佛有一缕缕清新的风扑面而来,感觉到终于可以告慰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终于实现了功勋树下的誓言。在此,还非常感谢最初筹拍的承德广播电视台,感谢承德老乡、完美建信的郭靖宇老师,我向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今后创作水平一定会有新提高,也感谢徐锦川、陈幼军等好友。

孙建军:青春是年轮,信仰是人生,能否用一句话概括。

杨勇:杜甫有句诗“青春作伴好还乡”。时空穿越后的今天,“乡”有两层含义,一层是地理意义上的,另一层是精神层面上的。无论是地理意义上,抑或是精神层面上,其灵魂最终都要回归“故乡”。

孙建军:历史上承德是边塞之地,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相融之地,这片土地不乏血性与豪气,这种血性与豪气从剧里的几个人物身上很容易找到。

杨勇:比如,于正来的人物原型是塞罕坝第一任党委书记王尚海,他走过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曾任围场县县长、承德地区林业局局长。当年的浑善达克、科尔沁沙地等,以扇形之势围绕着塞罕坝,不断南侵。王尚海临危受命,却有人质疑他放着局长不当,去那个飞沙走石的地方,是否别有企图?铮铮铁骨的王尚海,毅然把妻子儿女的户口带上,前往塞罕坝。

孙建军:离开局长的位置需要勇气,在塞罕坝扎根比离开更需要勇气。

杨勇:可以说王尚海到了塞罕坝,没有退路,或人进沙退,或沙进人退,那狂舞的风沙毫不逊色于战争年代的枪林弹雨。

孙建军:写这个人物时一定和写一群年轻人有不一样的心情。

中国环境观察网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中国环境观察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12003247号-3